央视网 > 广告频道 > 聚焦央视

【幕后】央视记者勇闯巴西贩毒窝点“淡定”从何而来?

发布时间: 2014年05月20日 11:3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中央电视台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

      巴西世界杯开幕在即,央视《东方时空》栏目推出了世界杯倒计时系列特别节目《走进“上帝之城”》。节目中记者进入巴西贫民窟,对毒品制造、销售的整个过程进行了全程跟踪采访,把一个真实的贫民窟展现在人们面前。网友称该节目“走基层走的太凶了。”在节目中,淡定采访毒贩的记者刘骁骞也因此成了“红人”。

       贩毒集团同意央视拍摄 

      上世纪80年代,全球的毒品犯罪不断升温,拉美“银三角”(毒品产量集中的哥伦比亚、秘鲁、玻利维亚和巴西边界地区,总面积20万平方公里)成了可卡因的主要产地。与此同时,巴西的贫民窟被一些贩毒集团严重侵蚀,其中势力最为强大的是红色司令部和第三司令部两个组织,他们的势力范围几乎已经覆盖了里约所有的贫民窟。央视的拍摄团队通过特殊渠道,向贩毒集团传递了想要拍摄的意图,贩毒集团首领考虑了几个月,终于同意采访要求,允许他们深入贩毒工厂和毒品交易现场。贩毒集团之所以这样做,目的也很简单,就是想向外展示自己所拥有的强大势力。而在此之前,一些未经许可拍摄有关内容的记者,频频遭遇不测。2002年,巴西知名的调查记者因为拍摄贩毒集团结果遭到绑架,经历了非人的折磨后被烧死。里约警方对这些贩毒集团的情况早就已经很了解,但是由于毒贩们手中拥有强大的武力,所以一直没有大规模清剿。

 

        加班加点分装毒品
刘骁骞和摄制组一起,在深夜踏上了征程,而他们所要奔赴的地点,连里约最强悍的武装组织都不敢轻易涉足。到了目的地后,两个上身赤裸的男子带着刘骁骞在狭窄的小巷中穿行,一路上走过了十多个由重机枪防守的关卡。随后刘骁骞被带入了一个不到20平方米的房间里,只见简陋的桌子旁,一群人围坐着,每人面前的盘子里都是白色的粉末,3公斤的可卡因就在这里进行分装。这些人被分为3组,分别从事分包、封口和贴标。分包的工序最为重要,一般由贩毒集团资历最深的成员负责,他们拿着一个长柄小勺从盘子里舀出可卡因,每包两勺,每勺两克,其他工种则没有特殊要求,刘骁骞看到这里甚至还有未成年人。
      贩毒集团的首领说,平常这里一般有10个人在工作,现在因为狂欢节和巴西世界杯的临近,毒品的需求量上升,所以他们也要增加人手,加班加点地工作。工人们在工作时被允许吸食毒品,但不能喝酒,因为在天亮之前,他们就要交出1.2万袋可卡因。

      一万多支狙击步枪
      天亮之后,摄制组又坐上了毒贩们开着的车,来到了贫民窟的最深处,这里正在进行毒品交易。毒贩们几乎每个人的手中都拿着长短不一的枪支,一边随着音乐扭动,一边大方地兜售着毒品。他们告诉刘骁骞,每一代毒品上都有一个标签,上面不仅有价格,还有狂欢节的标志,等到世界杯的时候,他们也会印上相应的图形。当刘骁骞问他们为什么强不离手的时候,他们回答“为了防范警察和帮派”、“警察要来就等着吃枪子吧”。
在半个小时的采访时间里,刘骁骞看到了很多装着毒品的车辆从这里经过,每一辆车都有人拿着重机枪防守。毒贩说,毒品的销量很好,前一晚加工的可卡因只要一晚上就能卖完。购买的人除了自己吸食外,很大一部分都用来专卖。他们会把这些拿到贫民窟以外地区去贩卖,价格翻上2到3倍。一个毒贩手拿冲锋枪,用上衣蒙着脸,面对刘骁骞的镜头,他说:“我们是集团的战士,这是为了防御敌对的帮派,我没有伤害其他人,只是过着自己的生活。”在他们看来,枪是身份的象征。据不完全统计,在里约的贫民窟中,流动的狙击步枪超过1万支。毒贩们说,即使是维和警察进驻,也还会有毒贩们的存在,只不过他们会减少产量,同事也不会再公然活动。在里约,毒贩们只有两个结局,进监狱或死于别人的枪下。一个脖子上挂着两支步枪的年轻毒贩说,小时候他也曾经想念书,做一个医生或消防员,去拯救别人,可是现在他已经放弃了这个梦想,他扬了扬手里的枪说:“我们活在当下,不去思考未来”。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刘骁骞在镜头前的淡定让不少观众感叹,实际上近3年每年的6.26国际禁毒日,他都要探访巴西毒贩。2012年,他曾到拉美“银三角”拍摄跨国毒品走私。2013年,他与巴西圣保罗贫民窟的一名知名毒贩“老鼠”面对面,早已从当初的青涩忐忑变得游刃有余。
刘骁骞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葡萄牙语专业。毕业后,他放弃了专业路线,而是做了一名记者。3年前,他曾在微博上说:“今早突然想,我是我们班唯一葡语拿到高级证书的人,全国也就三四个,最终并没有走上专业翻译的道路,毅然选择到摄像机前当记者,命运的安排密不透风。”

      我把片子先给巴西
      本期节目播出后,引起了很大的社会反响,刘骁骞说他非常感谢大家的关注,“这个片子是整个系列中我最喜欢的一集,每年狂欢节我总是没有机会拍出我想要的。通宵达旦的表演中暗藏着贫富的鸿沟,而许多生活在巴西的外国人却很难看清,或许是因为他们住在海边和富人区的公寓,生活在桑巴大道上。这个片子终于说了我想说的。我给很多外国摄像师看过剪好的片子,他们说在所有贫民窟题材的专题报道中,这个片子估计已经将毒品交易的每个细节放大到了极限,而这些画面或许以后也不会再有。在完成所有拍摄的那一刻,我意识到不管是之前,还是以后,我们在巴西的所有报道中可能都无法超越这一个,它最大程度地汇集了所有看见的支持和看不见的佑护。我们拍摄了里约热内卢形形色色的贫民窟,抵达了能够抵达的最深处,试图展示一个最真实的,同时也不为外界所知的贫民窟。我把这个片子先给巴西。” 文/《中国电视报》记者王茂华

    

channelId 1 1 1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