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 > 广告频道 > 聚焦央视

《面对面》专访陈晓卿,全面回应《舌尖2》质疑

发布时间: 2014年05月22日 17:0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中央电视台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

     

      关于抄袭
      记者:因为2012年,《舌尖1》的轰动,所以大家都特别期待《舌尖2》的播出,但是在播出第一集《脚步》之后,它就陷入了抄袭《人类星球》的风波里面。你当时有压力吗?

      陈晓卿:当然有压力。因为它本身就是致敬。我如果说这个没有模仿,那可能是我在撒谎。因为是有意的模仿,我说的致敬的意思实际上是承认了对《人类星球》在结构上、在影像上的模仿,这个在形式上的模仿,但是如果有人说这家人从来没采过采蜜,是我们让他去采蜜。这个我专门问过编导,我说这个事有没有,他说人家确实是这么采蜜的。
 
      记者:我们确确实实看到了我们的摄影师,是用什么样的方式怎么样辛苦地,吊上四十米的高度,然后有滑轮上去拍出来的。整个的过程,我觉得是精良的体现啊。

      陈晓卿:这是敬业的体现,我觉得精良还谈不上。如果要这么拍的话,起码要有保护绳,要有对生命的保护。我不觉得什么纪录片比人的性命更重要。


      吃是一种态度
      记者:你还那么爱吃吗?
      陈晓卿:爱吃,很爱吃。我们台旁边现在有一个北京最好吃的牛肉面,你看,你们都不注意。其实我是个特别不适合开车的人。小破馆子会吸引我,能把鞋子粘掉的那种吧。我会有自己分辨的能力,我会直觉得觉得,哪个饭馆会好吃。我有这个能力,是因为吃得太多了,有经验。

      我是毕业之后,拿工资了,基本上是把它吃完。后来87年开始做美食节目,知道原来吃那么深不可测,有那么多高级的东西。也吃过一段虚荣心,有很长那么一段,吃那种不常见的食材。后来就认识了蔡澜和沈宏非,后来发现他们俩吃得东西,比我多那么多,还那么喜欢吃炖吊子、卤煮火烧、羊蝎子,然后我发现其实美食是一种态度。一种对待人生的态度,把一切看平常了,就会只选定一种最朴素的,最合乎自己口味的一种东西。

      关于美食与人的比例
      记者:相比于《舌尖1》播出之后的那种轰动和期待,我们在《舌尖2》之后看到的是特别多观众的吐槽,很多人都在说,我奔着美食来的,怎么来了看不见美食了,光看见人物故事了?

      陈晓卿:对,我觉得观众是对的。

      记者:那你捧着《舌尖2》,你会想起《舌尖1》吗?

      陈晓卿:首先我没有捧过它,我真的没有捧过。

      记者:在你心里,《舌尖2》和《舌尖1》真的没有任何的不同吗?

      陈晓卿:没有。它是我漫长生命里的一件特别短暂的小事,浮云。

      记者:可是注定《舌尖2》在中国纪录片史上上不是浮云。

      陈晓卿:没有不是浮云的,中国纪录片史都是浮云,所以我从来不争执,也不争吵。

      记者:但是当别人在问说,如果我们在《舌尖上的中国》看到的更多的是舌尖上的中国人的话,那干脆改名“舌尖上的中国人”吧,你觉得这句话是刺激吗?

      陈晓卿:那观众也是对的,可能就是我们思考了。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而恰恰观众就是上帝。

     关于舌尖的团队
          记者:我看好多主创的手记都说,这个人物是闯进我们的生活,用“闯”这个字?

      陈晓卿:这种奇妙的旅行,都是我想象不到的。那个挂面爷爷是最典型的,找的都快放弃了。已经是第四个省了,具体的我记不清时间,反正很长时间。

      记者:大家的反应是一致的吗?

      陈晓卿:南北方的差异太大了,北方人觉得好看。有一个经济学家和我说,哎呀,看着馋死我了,现在就想来两瓣蒜。放给一个广州的美食家看,他说画面很好,就是不馋。我们的祖国啊,太大了。
 
      记者:那选故事的标准,是不是也会有它的复杂性在里面?

      陈晓卿:对。选故事我们主要有两个顾问团队,一个顾问团队是美食顾问团队,蔡澜老师,沈宏非老师,陈丽老师,都是国内知名的大家,他们根据这个主题,觉得哪样东西可能是观众喜欢的,又很少知道,同时又比较好吃的,各种营养成分在哪,我们就又另外一个顾问团队,科学顾问团队。我觉得这个故事讲得非常好,它非常像一个纪录片,是我心里面想的那种纪录片。

       舌尖寻找的是一种平衡
            记者:我看到沈宏非写了一段话,说舌尖是亲民的,当下是沉重的,其实《舌尖2》在寻找这种平衡。

      陈晓卿:对。

      记者:为什么要选择这个故事呢?

      陈晓卿:其实这是讲家常,肯定要有家庭,肯定要有大家庭,肯定要有全户的家庭,肯定要有特殊的家庭,肯定要有不归家的家庭,甚至有离异的,各种各样的家庭都要找嘛。我在开始时特别不自信的,我拿着这个片子去过安徽,去过长沙,去过成都,在北京上映过,甚至在播出之前,我心里还是不踏实,还在北大做了一次300人的放映

      记者:为什么会不踏实呢?

       陈晓卿:故事长没长。

       记者:只是子钰的故事吗?

       陈晓卿:对啊

       记者:你翻来覆去地给这么多人看,你想确定什么呢?

       陈晓卿:我想确定我们的判断和观众的判断一致不一致。

       记者:因为很多人发现在舌尖里面,不仅找到了自己和食物的关系,有的时候也在找到,一种人自处的方法。

       陈晓卿:对。可能第七集会更明显,也会引起大家的讨论。也是我们的传统一天天的远去,但是在我们的生活里,一直不乏追寻传统的人,不被今天的潮流触动的人。

        记者:故事、美食,或者说人和美食,这个比例到底应该怎样划分?这个怎么去调研,调研什么呢?

        陈晓卿:就给大家看,你觉得合适吗?你觉得馋了没有,馋了,OK。当然没标准,只能采样了。
           《舌尖3》会怎么拍?
             记者:如果你还拍《舌尖上的中国》,你会怎么拍?

      陈晓卿:《舌尖1》《舌尖2》放在一起比较的话,我觉得可能大家都尽了心,这个很重要,只是希望《舌尖3》别再让我挑头了。我要拍的话,我可能回去拍一些特别普通的人。我经常在胡同里走,或者在大江大河的边上走,我会看到一些老人,他们的脸上写满了故事,我特别想说,如果时间够得话,特别想听他们讲故事。我想他们的故事,可能随着这个时代就没有了。我特别想听,普通人的,讲自己的生命史,这是我想做的。全世界最深的,其实是人的内心。

 

 

channelId 1 1 1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