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 > 广告频道 > 聚焦央视

《等着我》,非综艺也能现象级?!

发布时间: 2015年07月22日 11:4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中央电视台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

  谁的人生没有缺失的一块?它可能是久寻无果的血亲,可能是当初一气之下出走就再也渺无音讯的兄弟,可能是曾经萍水相逢却渐渐失散于江湖的有缘人,可能是失联多年的朋友和恩师……普通人平凡又离奇的人生总是充满了命运跌宕的际遇感慨,正走在寻亲之路上的人无疑是心如刀绞,家人无虞的也不禁鼻头一酸。
  拿最好的资源来做公益性质的事央视也不是第一次了,从之前春晚上播出好几个催人泪下的公益广告片开始,这一次,它又不计成本地,让国人湿了眼眶。
  如果说《大圣归来》看的是有关少年偶像和英雄主义的情怀,那么《等着我》触及的则是更为原始朴素的人伦之情。
  作为一档节目,《等着我》提供的不是短暂的热闹的消遣式快乐,而是在努力帮国人把有关情感的遗憾补上,让温情满盈,助人间团圆。它听上去无比正确与高尚,执行起来的难度也如大海捞针,非举国之力不能驾驭。
  这一次,我们不谈收视,只谈真心。
  当然,我们也相信,只要真心到了,收视一定漂亮:

  优质原创节目,收视爆发不负黄金档
  “等着我”公益寻人行动源于2010年央视与俄罗斯国家电视台共同承办的《等着我——中俄跨国寻亲特别节目》,由董卿等人主持,节目播出后即刻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由于国内对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等群体的强烈关注,央视便开始全情打造《等着我》常态节目。
  央视上一档新节目的流程是非常严格的。栏目制片人杨新刚说,从跟总编室申请,提交节目的创意,到总编室对方案考量评估,批准可申请经费,有了经费后开始研发出样片,样片出来后先是专家评议会评审,最后是所有的台领导组成一个编委会,再进行一次审看,觉得片子不错,才能通过最终批准。
  晚间8点到10点的黄金档历来是电视节目竞争最激烈的时间段。最早一套的固定和自由时段不多,很多被新闻和电视剧所占领。
  从2015年5月底开始,这档赢得高收视率和高关注的节目挺进了央视一套黄金档。
  在国内电视圈版权引进、明星站台、娱乐至死的狂热氛围之中,央视独树一帜,站在节目舞台上的大多是被苦情摧毁精神或面容的普通人,但他们在这个舞台上得到了最大的尊重,“如果说黄金时段的综艺娱乐节目是娱乐的盛宴,那《等着我》就是一桌唤醒人性的素宴,尽管里面很多展现的是变故、失落、流浪、煎熬、不甘和拼争,最后所展现出的幸福和喜悦是其他节目中无法找寻的。”栏目制片人杨新刚说。
  立足本土,关注民生,勇于创新,体现出国家电视台旗舰频道作为电视文化引领者的责任感和使命意识,无疑也将对国内电视节目的发展方向起到良好的示范作用。

  联合全媒体,搭建国家公益寻人平台
  在节目同网易新闻共同做的一份社会调查中,发现我国各个阶层有寻人愿望的人达到了百分之九十,目的和对象各有不同,如:童年一起玩耍的小伙伴,多年杳无音讯的好闺蜜,混沌时期曾指点迷津的恩师,硝烟战场上那个曾让你怦然心动的姑娘。他们可能是你的亲人、恋人、朋友、恩人等等。
  不但如此,在百度搜索平台上,输入“寻人”关键字,便可得到相关结果约40,200,000个,在微博平台上,关于找人的微博更是数不胜数,转发量和评论量在数小时内均成几何式增长。
  《等着我》栏目组搭建国家公益寻人全媒体平台的号召,得到了公安部和民政部等国家部委、国内多家主流媒体、和“宝贝回家”、中华儿慈会等公益组织的大力支持与协作。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宝贝回家”创始人张宝艳等均出现在节目录制现场,濮存昕、赵忠祥等人也作为公益大使加入到寻人行动中来,与志愿者和广大热心公益的观众群一起,动员全社会伸出援助之手,参与到打拐、寻亲、救人等多方面的社会扶助行动中来,传递社会正能量,温暖人心。
  倪萍,选对了的主持人
  “这档节目对主持人的定位是要对人生的阅历、经验各方面都比较丰富,有点儿白头发,因为这个节目的模式是一个对话形式,要有一些劝慰、理解,如果不是一个像倪萍这样经验及人生阅历丰富的人,是很难完成的。”杨新刚说起最初的考虑。
  “我们当时找倪萍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跟她谈的,谈完第一次,了解了节目的创意之后,她感觉效果还不错,比较感兴趣,但同时也表示:自己没有太大的必要再回到电视圈了,应该给年轻人一些机会。”杨新刚回忆道。
  这样的节目,是不缺乏故事的:一个女孩十几岁的时候给抗美援朝的志愿军写信,两个人当时也有一段情愫,但是后来由于种种原因两个人没有在一起,60多年之后当年的这个小女孩来找他。60多年前两个有情愫的人,夹杂着这么大的历史背景,倪萍感到震撼。
  “她被这样一个个真实的故事打动了。”杨新刚说。
  多年的主持经验,加上对每个主人公故事的感动,让倪萍有了更好的发挥。
  节目组也不和主持人对稿子,只会简单地告诉主持人必要信息,其他一律都不告知。《等着我》也是吸取了一些真人秀节目的制作理念,注重节目的真实,同时倪萍和其他嘉宾的各种状态也应该是真实的,所有的情感应该都是在现场由内而发的,而不应该是节目组设计好的。这对于一个主持人来说要求非常高。
  有时候录开场,制片人给倪萍写几段串词,她永远都不会照着读,都会按照自己的理解用自己的语言把它表达出来,所以她每一次录完一个选题都会有几段小总结。从大量反馈来看,公众非常喜欢她的那段小总结,非常接地气,让人听完了之后:“啊!就是这么回事”。
  《等着我》把整个节目都交给了倪萍,所有的现场提问都是出自她的感受,“这点跟别的节目是完全不一样的,但是呈现的效果却非常好。”

 

 

 

 


  

channelId 1 1 1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