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 > 广告频道 > 聚焦央视

高收视背后 《等着我》拥有巨大的社会影响力

发布时间: 2016年05月10日 22:0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中央电视台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

        央视大型公益寻人节目《等着我》自重归黄金档以来,收视一路攀升,全国网最高收视率达2.52%,35城市网最高收视率达2.68%,实现对近期热播真人秀的成功逆袭。第四期播出当日,节目名称“等着我”百度搜索指数也高达83800点,创央视一套黄金档开播以来新高。

        美国营销大师罗伯特•西奥迪尼在《影响力》一书中曾经提到“营销的关键在于找到那些能真正影响别人采取行动的人或媒体,而非仅仅是引起眼球关注而已。尤其在社会化媒体中,关注度(粉丝数)≠影响力。消费者会相信自己信任的人或媒体的建议和推荐。”从众多热门综艺中成功突围的《等着我》凭借全媒体平台,运用包括民政部、公安部和全国妇联等国家力量,明星、专家的影响力,还有无数没有任何报酬的志愿者的辛勤工作,让时下“挑剔”的观众们体味到“真实”和“人性本真的感动”,拥有着巨大的社会影响力。

《等着我》

命运编剧: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真实人生

        中国有句俗语叫“人以诚待我,我以诚待人”,坦诚相待不玩虚的是最容易赢得他人信任的方法,要诀就一个字:真。做节目也是一样,真人秀节目观众看的就是那个真,为什么国内有些节目会被骂很假,因为那玩的都是套路,大家早就看厌了。

        能上节目的好歹都是混迹娱乐圈的明星,为了维护形象在节目中多多少少都带了点演技,但有时候一不小心演过了就是满满的违和感。而《等着我》中的求助者,是普普通通的素人,中国观众经过这些年的熏陶早已练就火眼金睛,专业演员敷衍一点的表演都骗不了他们,何况这些素人?所以索性不加任何修饰,连主持人倪萍都不知道他们会带来怎样的故事,到底最后能不能找到想找的人。你说引导铺垫情绪?根本没必要,“命运”这个“编剧”早就安排好了。据制片人杨新刚说,整个节目现场在录制的时候起码四成是失控的。压抑了十几年乃至几十年的情绪在一瞬间爆发,那种场面真不是说控制就能控制得了的,最后倪萍和寻人团还得不断安抚劝慰,让他们把情绪收一收。

《等着我》

        并且有时候,因为这种直白的真实,反而会产生出乎观众意料的戏剧效果。上期节目中,身为名牌大学生的有明杰离家九年毫无音讯,当他再度现身时,面对为找他倾家荡产的家人,他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淡定自若。如果是一般的寻亲节目,抱头痛哭的桥段自然少不了,多少观众守在电视机前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刻,但是有明杰的冷淡打破了观众的想象。而其实仔细想一想,这或许才是一种真正真实的反应,如果有明杰真的痛哭流涕走出来与亲人相见,反而显得特别假:真的这么后悔,早干嘛去了?

        有网友分析表示:“从他(有明杰)明明是个网管却要说帮别人管理单位到穿着三千块的西装还感觉挺自豪这些细节来看,他还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于家人当然也谈不上什么歉疚之情,还好节目组没有为了‘大团圆效果’让他演,不然那这样的人如果哭着走出来,想必也会被戳穿吧。”确实,如果节目组事先对有明杰进行过引导,他或许就不会摆出这样一幅令人讨厌的姿态,然而这种还原人性最本真的真实,却正是《等着我》最为吸引观众的地方。

《等着我》

引发共鸣:不加限制的真实情感宣泄

        在一档综艺节目里,恰当的时候有人能够说出大众的心声,由此产生的共鸣是让观众认可节目的一大重要因素,《等着我》很好地把握了这一点。节目中,有明杰耗尽了家里的资源念大学,之后离家九年,与家人再见时却看起来毫无悔意,当面对这么一个人,一般人首先感到的大概都会是愤怒。《等着我》没有避讳这种过于激烈的情感,甚至让在大众心目中一向温和的“老大姐”倪萍说出了“想打人”的想法,寻人团成员也纷纷义愤填膺地批评这个“不孝子”。这些普通却真实的反应得到了无数观众的认同和响应,社交平台上的相关留言在批判有明杰的同时也对倪萍等人表示赞赏:“有态度不和稀泥,这才是真正的好主持人。”

《等着我》

        而大多数时候,《等着我》节目里出现的都是温馨感人的画面,此时主持人和寻人团展现出的感性则让观众感受到了人性的温暖。第二期节目中,21岁的男孩吴俊宇4岁时就被拐卖,对于亲生家人没有任何印象,只记得被拐前妈妈做的蛋炒饭的味道。最终,当母子终于相见,吴俊宇吃到母亲亲手做的蛋炒饭激动痛哭时,倪萍也被感动得泪流满面,并不失时机地问出了大家最关心的问题,“孩子是怎么被拐走的?”得到答复后,寻人团成员、公安部刑侦局副巡视员陈士渠表示案子未过追诉期,会督促当地警方进行追查,令网友们拍手称快:“最让人感动的果然还是团圆的泪水,倪萍大姐一哭我都跟着鼻头泛酸。陈士渠大大简直霸气,能追查的就应该追查到底。”

        中国传媒大学广告学院院长丁俊杰说过“从口碑传播到媒体传播,再到信息爆炸时代,我们已经迎来了信息传播的第四个浪潮—影响力营销时代。”如今,越来越多的观众因为这些真实的人生被《等着我》所吸引,越来越多的人以志愿者的身份加入到《等着我》相关的寻人平台中来,“宝贝回家”志愿者已经达到十万之多。之前在采访中,制作人杨新刚曾表示不把《等着我》看做是一档综艺节目,而是一个为“等着我”寻人网站这个寻人平台做的广告,“如果寻人和被寻找的人都知道了这个平台并发布了自己的需求,互相之间匹配成功的概率就会非常高。”目前,经过多方联动,寻人的成功率能达到一天一对,这种实实在在的社会影响力,也正是《等着我》不断坚持追求真实的动力。

 

channelId 1 1 1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