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 > 广告频道 > 聚焦央视

《等着我》才是真正的电视“大IP”!

发布时间: 2016年05月17日 15:2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中央电视台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

        当坐在咖啡厅你身旁的那些成功人士还在高谈阔论泛娱乐、粉丝经济的时候,央视一套拿出了自己的黄金档正在做一档叫《等着我》的大型公益节目。

        对!这个时候各大卫视也许在讨论着今年Q3、Q4季度的“体综”应该怎么个玩法。

《等着我》

        8期节目全国网平均收视2.06%,单期节目最高2.43%的收视佳绩。微博综艺排行榜和微博电视指数当季多次排名第1,这样的数据乍一看还以为是一档火得不要不要的综艺真人秀的成绩,其实,这是去年《等着我》入驻央视一套黄金档后所展现的成绩,这也是今年节目再次杀进央视一套黄金档的原因之一。而今年重归黄金档以来,《等着我》收视再次一路攀升,全国网最高收视率达2.55%,35城市网最高收视率达2.75%,这样的公益节目为什么能在寸土寸金的央视一套黄金时间站稳了脚跟?往深了说,综艺真人秀走肾,《等着我》走了心。

        目前《等着我》官网平台已经累计发布了十几万条寻人信息,每天至少能帮助到一位求助者。将公益助力寻人的温暖和圆梦基金送进了千家万户,并通过电视节目向观众传递了这份感动和正能量。

《等着我》

同样做IP,有人为了钱去,《等着我》为了公益去。

        如果把《等着我》看作成一个电视“大IP”,那么《等着我》线下寻人平台的十几万志愿者便是这个IP的忠实粉丝,也就是寻人的中坚力量,而节目组正在做的就是搭建一个“电视+平台”的公益新模式。

        简单说,寻人不易,节目组用制作精良的电视节目助力寻人平台,吸引更多志愿者的加入,从而壮大寻人力量,为了全国各地失散亲人圆一个“团圆梦”。

        为了别人的梦,主持人倪萍哭了、寻人团团长舒冬哭了、制片人杨新刚也哭了。“节目助力平台”听上去简单的6个字需要做很多的抉择,这个IP不好造!

《等着我》

        节目不好看会有人关注么?如果收视率不行如何吸纳志愿者加入?光靠节目组几十号人就算跑断了腿儿能找到谁?没有全国各地各个阶层大批志愿者的涌入,找人要去大海里捞针吗?

        由此衍生的问题还有,节目播出时间有限,线下帮助的这上万名求助者,让谁上不让谁上?

        有的求助者希望私下团圆,节目组怎么选择?节目现在火了,凡是没有团圆的求助者上了节目可能很容易就马上通过节目找到了家人,出于对这些人的考虑,那是不是应该每期节目都上找不到亲人的?该如何分配这个比例,怎么抉择?

        面对着这样的困惑,为保证“电视+平台”的公益模式,无疑在某些问题上,节目要牺牲一些东西以保平台为重,毕竟节目的宗旨是公益为先。

        对于节目组来说,这样的抉择是虐心的。但每当看到寻人团凯旋归来的时候,这样的抉择是坚定不移的。

《等着我》

        寻人途中,无名的寻人团成员们没有高大上的头衔,没有政府开的身份证明,有的只是一颗炙热的心,和一个听上去还算不错的称号,志愿者。而不明情况的住户有的假装家里没人、有的坚持不开门、有的开了门口不择言...对于这些,寻人团都可以理解,但他们没有退路,每当想到求助者一颗焦急等待亲人的心,志愿者们还是要硬着头皮往上冲。

        所以节目组也有不少人吐过苦水,总有观众说《等着我》这边刚讲完故事,那边亲人就从“希望之门”里大变活人出来了,和变戏法一样。可是!真没那么容易?

        对于观众“大变活人”的看法,今年的《等着我》在这方面有了改进。访谈完后,要先给观众放个视频短片,展示寻人团的寻人力量,从片比来看大约占到3分之1上下。

        此外,寻人团团长舒冬原来只在没有找到人的时候才会出现,改进后,找到人的时候他也会出现,他会和当事人讲述寻人过程中的故事。

        不仅如此,节目在细节处也做了调整。打造了一个全新的舞台,在舞美上做了一个全新的升级。在最核心的开门的环节,做了更多的设计。比如门原来是直接露出的,是个电子门。现在电子门变成了实景门,访谈结束后观众席会会从两侧打开,露出希望之门,效果更好,观众情绪也更容易被带动到节目中。

        这也一一对应了节目对于“电视助力平台”的理念。展示强大的寻人力量,打造更完美的舞台,才能更好的发展线下寻人平台,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channelId 1 1 1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