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 > 广告频道 > 特别关注

差错零容忍的《新闻联播》,主播们是如何备战的?

发布时间: 2016年11月03日 16:5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CCTV看点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

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是全国人民最关注、收视率最高的一档新闻节目。作为《新闻联播》的播音员,他们稳重、亲切,也成为了万众瞩目的荧屏国脸。

这些播音员们有光环,自然也有压力。那么,播报《新闻联播》压力到底有多大?

康辉:字字千钧、天天考试

经常有人问康辉,你播联播十多年了,现在还紧张吗?

康辉说,紧张,因为我知道,《新闻联播》“字字千钧、秒秒政治、天天考试”。因为不能有丝毫的疏漏和马虎,所以每天半小时的《新闻联播》,主播的准备时间是几小时、半天、一天,有时更多。每次联播片头曲完了之后,我一定要等第一句话说出来之后,才觉得我能稍稍踏下心来一点,之前一直是悬着。

这个节目太特殊了,它已经不仅仅是中央电视台的一个“节目”,更是人们洞察中国社会政治、经济、政策、人事变动等各方面的一个窗口,无形当中它就变成了一个政治风向标。一旦它有一点变化,人们都会从各种角度去解读,你也就越发觉得它的重要和特殊。

海霞:做好每一秒,没有任何条件

海霞谈第一次播报《新闻联播》。

我第一次上直播的时候,压力特别大,当时是罗京老师带我,那个时候由于紧张,片头曲之后的“晚上好”我的调很高,罗老师以他非常高超的业务水准和他非常宽宏大量的合作精神,帮着我迅速地找回到该有的正常的声音和心理状态。

做好每一秒钟,没有任何条件。

《新闻联播》节目代表着这个国家的形象,大家可能会觉得“国家形象”这个词很虚、很大。对我们来说,它是我们每一天的节目,是我们在镜头前的每一个语气、每一个表情、每一个重音,是我们代表国家对每一个新闻事件具象的表达。这是这个岗位赋予我的职责,做好每一分钟、每一秒钟是理所应当的,是必须的,没有任何条件。

李修平:台下急,出镜要平静

我们做联播的都有一个体会,就是下面很急,但是你在出镜那一瞬间,大家都觉得要静下来。

李修平:临时口播30多页稿件,约17分钟。

没有预习的时间,那时候拼的就是一种心理,如果你不太稳定,就可能会出错了。我那时候什么也没想,就看页码对不对,别页码乱了。

这也是给我们做这个专业的人一个提醒,就是平时的一些准备。因为很多时候来了稿子以后,它好多新词或者新提法,你不知道,那肯定抓瞎。所以我们工作可能这一块比较要劲。

李梓萌:一定要有应付突发状况的能力

6分钟紧急稿件,一字未错。

因为《新闻联播》七点开始直播,正常常委会要六点多才结束,但是我们一定要第一时间把它播出去。所以当时他们直接拿了那个传真稿,还有大概不到五分钟就要播出了,就塞给我说头条播这个,然后我们播提要的时候,我就心里想,下面可千万不要有我不认识的字啊。

那个传真稿,大概两三页,拿过来你只能低头念,那时候我就告诉自己,你只能一句一句往下念,一定要把这个内容表示清楚,不要错了。

任何一位播音员都具备应对突发状况的能力。

这是我赶上这种事儿了,其实在《新闻联播》的播音员里,任何一个播音员赶上这种事情,都是具备这样的能力的。

这也是我们工作的一个要求,你一定要可以应付这种突发状况,因为《新闻联播》是个标杆,有它专门的金标准,它是零差错的。大家对联播的安全播出是非常非常重视的,全国人民都在看。

欧阳夏丹:每次听片头曲,都紧张

“每次听到片头曲,都觉得有点紧张,每次播报都不容自己有任何错误。”

2011年9月25日,欧阳夏丹首次亮相央视《新闻联播》。欧阳夏丹回忆说:“我记得,我第一天上《新闻联播》的时候,18:58,还有两分钟片头曲就要响的时候,有一个编辑把最新的提要的稿件才扔进来,把我们旧的稿件换出去。所以,在那一两分钟的时间,我们要马上迅速地再熟悉新的提要。”

在《新闻直播间》,你可以随便发挥你的个人感慨,有的时候没有稿子,自己说两句话都不会紧张,但是《新闻联播》是你要有稿子,而且稿子你不能随便加话,太精准的时候,你就会感觉到自己的这种紧张感油然而生。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化妆镜上贴着读音提示表。

对播音员的要求自然除了你的新闻业务之外,每一个字的正确也是很重要。所以播音员们平时也会特别加强这方面学习,而且是随时随地,比如化妆的时候,就会在化妆镜上贴上近期或者比较容易出现误读的字,他们的学习是时时刻刻,一点一滴的。

《新华字典》:工作伴侣

李修平:干了与语言相关的工作,基本上字典、辞典就不离左右了,完全成了我工作的伴侣。现在的办公室,包括播音台、配音间,就是工作环境当中,随处可见的都是最新版本的《新华字典》和《现代汉语词典》,这是必须要有的。

channelId 1 1 1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