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 > 广告频道 > 特别关注

十年不老IP焕发新魅力,总台《我要上春晚》打造综艺风向标

发布时间: 2020年12月23日 10:41 | 来源: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总经理室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

12月19日,由快手独家冠名的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我要上春晚》第四期节目圆满播出。从形式创新到内容创新,新一季的《我要上春晚》通过刻画当代中国人的群像故事,呈现了一副人间新世相。作为一个十年不老的大IP,节目延续着春晚特有的仪式感与温情,开播以来多个话题冲上热搜榜,引发全民热议,成为2020年底的综艺风向标。

刻画新群像故事,多重情感引发观众共鸣

人物是时代的符号,每个时代都有特有的群像故事。2020年,时代更是涌现出了众多“新”群像故事:追梦的故事,创新的故事,寻找的故事,战胜的故事。新一季《我要上春晚》也主动剥去陈旧的表达,换上新的内核,将这些能够代表2020特征的群像故事汇聚在舞台上,以多重情感引发亿万观众共鸣。

首期节目中,眼神清澈明亮、脸上洋溢着对未来向往的湖南留守儿童合唱团,表演的节目《快乐成长》带给了全国观众最真实的感动;嘉禾舞社一曲《战舞英歌》点燃舞台,他们用自己的技术与经验将戏曲、武术、民乐等与街舞融合,将年轻人对传统文化艺术的理解与热爱展现得淋漓尽致;而朴实的小英夫妇则在舞台上分享了自己自创于生活的“曳步舞”,捕捉着生活中质朴的小美好。

在第三期节目中,平均年龄66岁的模特奶奶团,身着精美裙装,用最优雅的动作掀起最炫国风潮;20岁才入门杂技的“古风舞者”侯星表演了《空中飞杆》,杂技演员在依靠身体技巧完成一系列高难度动作的基础上,还将流行舞的元素融入到其中;果敢则携新丝路乐队,将二胡、印第安笛、中国陶笛等中西方乐器融合,重现华美之敦煌。

这些选手都通过自己的创新与努力,展示了时代的切面,并汇聚成了磅礴的中国力量。作为综艺节目,《我要上春晚》正是通过这样的群像故事,表达了更为丰富的涵意,找到了综艺节目的守恒定律,走进了亿万观众的内心。

呈现人间新世相,舞台二次创作加码造梗

人物群像故事只是《我要上春晚》的第一层幕布,拉开这层幕布后,现场还有各种即兴创作,持续造梗为节目增添趣味与热度。这些突发性、即时性的二次创作为观众打造出了沉浸的虚拟场域,凸显了助梦嘉宾的在场身份,以多元、多样的互动让节目“活”了起来。

在第三期节目中,汪聪和杨迪组成云端助梦团,李汶翰、汪苏泷、白凯南、张云龙和张凯丽组成助梦嘉宾团。团体的设置营造了冲突感,不同性格的嘉宾混搭埋下看点,也衍生出了更多有趣的情节。

第三期节目中,青鸟艺术团20人表演了一曲《8090大派对》,以经典歌曲《跳舞街》《失恋阵线联盟》《心上人》的为背景音乐,融合复古舞步和健身操呈现了一出舞蹈串烧,全场共同回忆80、90年代的时光。表演结束后,张凯丽、白凯南、汪苏泷、李汶翰、张云龙、汪聪、杨迪换上80、90年代的服装,现场齐跳动感复古舞步。

当嘉宾团跳完这支富有时代感的舞蹈后,有观众将杨迪的舞蹈和青鸟艺术团的表演结合在一起,播出时在微博实时留言,“杨迪不愧是搞笑担当,把这支舞蹈跳出了杨迪范儿。”来到《我要上春晚》舞台的助梦嘉宾自带粉丝基础,观众和他们间已经有了深厚的联系。当嘉宾和选手有了同样的“情感体验”、“趣味体验”后,观众哪怕隔着屏幕,也能够产生强烈的参与感。

如助梦嘉宾李汶翰,在登上《我要上春晚》第三期前,就早已有很多观众表示十分期待。“古风舞者”侯星演出后,李汶翰加入助梦小队,现场拜师学习杂技动作,尝试“杆上飘旗”。虽然此前他未学过杂技,但凭着多年的舞蹈基础,李汶翰轻松挑战成功。有观众留言,“这臂力太厉害了吧”、“肌肉力量可以”。

《我要上春晚》舞台上的二次创作比比皆是。与以往综艺节目批量式造梗、消费嘉宾的情况不同,《我要上春晚》在尊重嘉宾个人性格、长处、爱好的基础上,通过综艺的手法,加深了观众对选手、节目、嘉宾的印象,保持了符合时代潮流的内容基调,从而保留了密集的看点和综艺节目自身的张力。

而这些看点背后,正是当下人间的新世相:趣味的、新潮的、丰富的、温情的、美的。随着时代逻辑的变化,综艺节目也需要升级自身审美,迭代创作手法。作为已经十年的不老IP,全新升级的《我要上春晚》这次仍然是时代的注脚,呈现了人间新世相,并引发全民关注与参与。

channelId 1 1 1
1 1 1